你的名字


换梦 三年时差三年前 你从偏远处来见我可那时的我 并不与你相识伤心的你为我留下一条红头带三年后 我拥有了错时的 那梦的短暂 片段 停留的记忆可寻你的步伐 定格在废墟前不甘心的找寻缘由终于拼凑起了碎梦的初圆借着三年前你留下的红头带五年后 我们隔着时界相会连接了超越时空的爱恋逆着时光的长河去寻你为你去挑战那迷失的命格 一同努力着终于 我们成功了你们都幸存了下来而你我的关联却在那时阻隔记忆在一点点消失几年间 我们仿佛一同在寻找着什么却记不得到底在找寻什么 心空着仿若在等一个人天桥上的匆忙相错 是悲剧电车...

《半道喧尘 半途清辉》


夜涌浊眸 流逝的精气何时填补请勿彷徨如果可以请凝息 静心的思索迸发于脑海深处也许会思现孤独饮者惆怅中的执着而非面对怜悯时的自甘沉沦思伤残心 恍惚的灵台何时清明请莫感伤如果可以请侧耳 淋漓的小夜雨正敲打着橱窗也许会领会月夜赏者无言后的不菲而非陷入喧嚣时的多愁善感禅伏悸动 沉浮的心境理应坚定请勿心燥如果可以请入定 心静则凉的意境正悄然而发也许会赞叹千古华章里的精髓而非漫无目的后的行思不一酒冲愁肠 清辉下的玲珑适时显现请持心态如果可以请乐观 心态平和与否映衬荆棘盛稀也许会留恋促局一隅间的繁星清辉而非依恋...

《天衍武界》(前序)


是誰替你打开心扉?那一刻的依恋是誰为你流下热泪?那一夜的哽咽是誰给你留下远去的背影?那一日的消沉只是一次分离的诀别夕阳的残照,旷野上逐渐被拉长的是誰的身影?流转的目光中多了一丝落寞远望着模糊而又熟悉的背影现留下漫天的萧瑟与凄凉曾经的温柔故乡如今已何去何从曾经的嗜血战斗为誰而疯狂浴血奋战只为那一抹笑颜曾经悄然环绕的臂膀如今已伤痕遍布曾经的贴耳细语如今已饱含沧桑岁月的蹉跎,誰又知晓破军冲营,心中的狂热终究抵不过那一刻的冰凉《天衍武界》――small house

召唤看板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