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七世


假使,人也有三生七世之分,那么,我想,这应该是我的第二生,第三世;在奈何桥前,在阎罗殿外的无际黑暗中徘徊了一个星期后,我还是余念未了,又顽强的回来了。只不过啊,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可能是上天为了惩罚我不遵命数,篡改了我原先的生命轨迹吧!于此,我不只是想逆来顺受,也许还能反抗!因为我始终坚信:生命有时也许像是“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的无奈,但更像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执着;有时也许像是“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的困窘,但更像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乐观。(引)...

召唤看板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