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Daily life 下的文章

古风


策马迎风,看人生起伏。
啸歌书景,笑天荒地老。
以梦流马,驰厚野无疆。
一壶清酒,一身历风尘。
一念来回,简度吾余生。
——small house

psb (2).jpg


《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


车窗外瞬间闪过的世间万象,仿佛将一首飞逝的长诗撕成碎片,向着遗忘之乡一路抛洒。
路易斯安那棉花田里奇怪的黑人;
肯塔基蓝色草丛中疾驰的骏马;
亚利桑那地狱般暮色里的希腊情侣;
密歇根湖畔水彩画的红衫少女——她举起画笔向他致意,不是为了告别而是盼望再见。因为她不并知道眼前所见的火车没有归路。
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要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没有归路,春天总是一去不返,最疯狂执著的爱情也终究是过眼云烟。

psb (8).jpg


守护


我曾踏遍万水千山,奈何却寻不到那迷一般的余沁;
我曾饮遍世间百酿,奈何却品不出那情一样的滋味;
我曾擦亮眼眸于茫茫人海沙洲中苦苦探寻那倩影,
奈何终却仅限于茫茫人海沙洲中默默守护那雨荷;
我曾挺身伫立于苍茫天地一空间回味那冰霜寒容,
奈何终却躬身于苍茫天地一空间回避那预行轨迹。
那一日,同样的时间,同样的位置,却不一样的想法抑或思路。再一次执起手中笔,用它那看似尖锐实则圆滑的矛头写下这经历过的一段不知悔不悔的时光!其实在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不知不觉间,又逝去了一年美好而又十分充实的光阴,在阵阵爆竹声中喜庆而又祥和的度过了一个新年。孩童们也又炮仗了那一年的年兽,想必他们也是十分开心。
可是吧!有一部分人呐,又得回到这个始终渝一的盛夏,在这个被栀子花香溢满的仍还在喧闹的地方……说再见。
时光仿佛都要从此刻静止——在我们的意愿下。不过,这又怎会可能呐。它怎又会停止它那始终如一的步伐,总是悄无声息地从我们的身边溜走,正如朱自清写的那般。
它需承担起掌控着万物的生长存亡的责任,抑或是分离。
时间它或许是真的跟我们开了一个好大好大的玩笑,这一秒还依旧笑不绝耳,下一秒却只是呆呆地杵在那微微一愣,最后无奈的挥挥手转而攀上眼角去感受那份彼此此时此刻那份同样的湿润还有温度。转身离去,朝着自己梦想的方向,执著的前进而没有退路。
慕色沉沉的黄昏时刻,夕阳下的我们可能都不知道彼此被落日余辉拉长的影子上,留下了彼此存留过的痕迹。也许,在那之中的还有欢声笑语,再有的就是那破碎的回忆——即使拼凑不出那碎镜的初圆 但还是有一番曾经的感觉的。
陌生的面孔由初识,到相知,再到相熟,时间真的过的好快。心中微微一动,才知真得不够。
珍惜够了吗?真的无悔吗?曾经的祝福都化为了大雨滂沱中的泡影,接二连三的破碎。
你的回答是尊重是理解是接受是回馈,那温度仍存心头。没复的,好多次了,一句句抱歉在心中呐喊,僵直的手指还是一次一次的执著的含泪按了下去。
那一刻分离的痛苦,倒不如此深刻。那冰冷如霜的神光来源我竟意想不到;那似寒冰的容颜一转而过,留下的只是那阵清香和背影。
笑意在面颊渐渐凝固,挥到一半的右手悬在了半空中。听多了你的笑声,见惯了那如冰雕的容颜,心中只得暗自苦笑一声,放下那不及时的右手,散去那一份热情的笑意,渐渐凝固的冷容,模仿那如霜的眼神。
从此陌路,是想见时的状态……
快走到尽头了,无法后退。但我还不想去面对,又回首当年共同经历过的典礼,敢问哪一个想分开?没有的,经过社会的寒霜雨露,我们每个人都会学会逆来顺受的……在这规则的鞭策下,松开那执着的手掌,残余的,是余温还有不舍的寄念。天下的宴席散散聚聚,同样的结局,包括同样的伤感……匆匆而过的,是彼此被岁月刻下痕迹的身影。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缓缓而坠,显现过的也只是有接触时荡漾而去的圈圈波纹和残留在水面之上的余沁。随着清风一拂,大雨滂沱,消散抑或是沉淀于永久。
断桥畔,依残雪; 晨暮里,星归月;
寒冰榻,泣血泪; 啸苍天,眅归佛。
--small house

psb (5).jpg


召唤看板娘